资讯中心

News for hzypzx

吴青捧回IPMA国际卓越项目管理金奖

发布时间:2011-01-24 查看人数:2537


   

日夜奋战数月攻克技术难题

 

来源:惠州日报     日期:2011-1-20

人物名片

  吴青,男,1964728生于江苏苏州,工学博士、中共党员、高级工程师,中国石油学会石油炼制分会第七届全国委员,国家科技部评审专家,中国燃料与润滑油专业标准化技术全国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际项目管理协会/中国(双法)项目管理研究委员会员,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炼化专家,中海石油炼化与销售事业部专家组成员。吴青从催化反应操作员及车间普通技术员干起,从永不言弃的拼搏中走来。22年来,在炼油行业他兢兢业业,为中海油炼化板块的科技进步做出了自己的贡献。2009年,中海油惠州炼油项目16套装置一次投产成功,2010年,炼厂平稳安全运行,加工原油1128万吨/年、销售574亿元、缴税103亿元、利润27.4亿元。

 

 

2010113,数千人参加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24IPMA国际项目管理大会。会上,中国海油惠州炼油项目以最高得分获得了IPMA国际卓越项目管理金奖,这个奖是项目管理领域的最高奖项,被誉为项目管理的“奥斯卡奖”。当大奖申请组织及陈述人——— 中国海油惠州炼油分公司总工程师吴青及公司其他领导站在这个世界级领奖台上领奖时,全场掌声雷动。这个奖,不仅是对吴青的团队将近8个月努力的肯定,更是对中国拥有世界级项目管理水平的肯定。

 

 

主动要求下到基层车间锻炼

在中国海油惠州炼油分公司中控室,一位头发几乎花白、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的工程师正与他的同事专心致志地讨论着。他时而滑动鼠标,时而指着电脑屏幕上让人眼花缭乱的图表,时而用手指轻轻地在桌上点一点,同时还有条不紊地说着难懂的专业术语。在他穿着的米灰色工作服上,有一块白色布料,上面赫然绣着两个蓝色大字——— 吴青。

20多年前,吴青从西北大学毕业后,作为当年为数不多的硕士研究生被分配到中国石化的洛阳设计研究院。到院后,他独立承担国家“八五”时期重大科技攻关项目——— 催化裂化反应动力学数学模型的开发工作。在吴青的努力下,该项目成果作为当年惟一炼油专业软件出口美国,并在中石化、中国石油等下属企业以及有关的设计、科研、大学等单位应用。

199212月,吴青被调入中石化镇海炼化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一到镇海炼化,吴青就主动要求放弃已经安排好的研究院工作,下到基层车间,到炼油装置生产一线工作。吴青对炼油业充满了热爱,立志在炼油行业研究领域干出一番事业。“在基层工作,要会操作,知道为什么,然后才能预见,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增加目标,而实现理想也就变成了一个个要实现的目标。”吴青说,“如果没有了目标,人就会倒退。”

在洛阳设计研究院和镇海炼化工作期间,吴青不仅撰写了中英文论文40多篇,还出版了一本专著。为了掌握炼油全部工艺,在镇海炼化期间有3年多时间,吴青每月都会对全厂的生产与工艺管理特别是生产运行与技术进行分析、评论。这段时间被他戏称为“炼油评论员”生涯,也正是这段生涯吴青锻炼成为熟悉炼油生产与技术的炼油专家。

经过几个月努力,找到适合惠州炼油实际的专利技术

2004年,吴青加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炼化管理部,筹备中国海油1200万吨/年惠州炼油项目。该项目是国家“十一五”时期重点建设项目,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投资兴建的第一座大型炼油厂,也是世界上首座集中加工海洋高酸重质原油的炼油厂,还是目前国内单系列最大的炼油厂。然而,重质原油的加工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一个重要课题,采用什么样的加工路线才能使价值较低的重质原油变成价值较高的石化产品?为了破解这个难题,吴青进行了潜心的学习钻研。

同年10月项目总流程研讨会后,吴青结合自己多年的实际生产运行与管理经验,提出了建设的重大调整建议。之后,炼油项目筹备组的全体管理与技术人员群策群力,与设计院的专家一起确定了新的加工总流程,项目才得到了实质性的大步推进。确定总流程以后,随即转入专利技术的选择,从标书编写、审核、修订、发出、澄清到签订近30个技术协议,再与技术供应商谈判……作为组织者吴青都全程参与。

吴青与工程师们顾不上节假日和休息日,经过了数月没日没夜在北京远郊的奋战,最终圆满完成了适合惠州炼油实际的专利技术选择。

从事炼油业20多年从未休假

开生产调动会、处理邮件、安排工作、准备专题发言……这就是吴青现在的日常工作。炼油厂的工作给人的印象也许是枯燥的,但吴青说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工作很枯燥,反而是乐在其中。“通过自己组织的团队,攻克一个个难题,看到带来的回报,心里就会很开心。”吴青说。

活跃在炼油化工国际学术界的吴青常被人称作“舞者”,吴青常说:“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吴青还常常告诫自己身边的技术人员:“成绩永远属于过去,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去做。”

吴青今年47岁,但头发几乎已花白,当记者问他,是不是因为用脑过度太过劳累导致银发早生时,他笑着说:“头发白应该和工作没有关系吧,不过压力大是存在的。”虽然工作压力大,加班加点也是家常便饭,但从事炼油行业20多年来,吴青从来都没有休过假。他说,已经习惯了这种带着压力、忙碌的工作状态,“如果突然有一天退休回家,我还真不知道要干什么呢。”吴青哈哈大笑。本报记者陈春惠



提示:
交通检索:

起点:

终点: